没有白桃了

【棋昱】保镖03

9.

 

那句话当然不是龚子棋说的,要是龚子棋能有那么明显的占有欲,高杨也就不会在卫生间里和他“叙旧”叙半天了。

 

那句话是高杨说的,撩人撩到他哥们儿头上了,那还了得。

 

只是这话一出,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高杨,都带着满满的疑惑,虽然有双眼睛还在墨镜下面隐藏着,但是还是看的高杨背脊发毛,尤其是来自黄子弘凡的那束,于是他赶紧把龚子棋推到了蔡程昱的身边,

 

“我是帮他说,帮他说的。”

 

说罢,有两道目光这才收了回去,黄子弘凡偷偷的看着戏,而蔡程昱则继续解决自己盘子里最后的一点食物,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龚子棋被推到了蔡程昱的身边才反应过来,高杨说了什么。看着蔡程昱好像没有什么反应,也不打算否认,龚子棋便跟着大胆了起来,把手环上了蔡程昱的肩膀,冲着对面那人笑了笑说到,

 

“不好意思啊。”

 

说完,龚子棋就坐在了蔡程昱的身边,给了搭讪的那人一个请好走不送的表情。

 

高杨暗暗的在背后给龚子棋点了赞,早这样做,媳妇儿不就到手了嘛,搁那里玩那么多年的我爱你吗,你爱我吗,我们能在一起吗的戏码干嘛啊。

 

原本龚子棋以为,那人应该就灰溜溜的走掉了,但是没想到,那人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儿,又在自己和高杨之间来回打量了一下。

 

“龚子棋?高杨?”

 

之间那人指着龚子棋和高杨说道,一脸的兴奋,但是龚子棋怎么也没有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到一张脸和面前的人对应起来。

 

“我张超啊,不认识了?”

 

那人见龚子棋和高杨一脸疑惑的样子,便把鼻梁上架着的墨镜取了下来,开始自报家门。龚子棋一听这个名字,才缓缓的反应过来,把眼前的这张脸和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在了一起。

 

张超啊,张超怎么不认识了,不就是小时候偷亲高杨,然后被高杨揍趴下的小胖子嘛。

 

龚子棋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张超,然后笑的有些尴尬的打圆场,

 

“你,你变化挺大的啊。”

 

龚子棋发誓他真的不是个脸盲,没认出张超来,纯粹是因为张超和小时候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他们认识那会儿,都才上小学,张超体重的数字能比他身高的数字还大,在一堆小朋友里,看上去就不好惹。这也是为什么龚子棋看到高杨把张超揍趴下之后那么震惊,在他幼小的心灵里,高杨的行为无异于是打趴下了一头牛。

 

但是此刻的龚子棋,很想对眼前的人问一句,帅哥你谁啊?

 

10、

 

卡其色的风衣,里面是黑色的高领毛衣,下颌线和脖颈的线条都很分明,隐隐约约的能看到毛衣下,应该有着良好健身痕迹的胸肌存在,虽然此刻张超是坐着的,但是看上去个子应该不矮,一双长腿随意交叠着,往那里一站,也是吸引路人眼光的存在。

 

龚子棋心想,要是当年张超偷亲高杨的时候,也长这个样子,估计现在都没有黄子弘凡什么事儿了。

 

“你,你们认识啊?”

 

这桌子,估计就黄子弘凡一个人没见过张超。张超之前跟龚子棋和高杨在一个班,蔡程昱在另一个班虽然张超不认识蔡程昱,但是在龚子棋身边出现过的每一个人蔡程昱都有印象。

 

高杨那次把张超揍了一顿,本来以为小胖子肯定会告诉老师,然后请家长,但是意外的是,老师问起张超脸上的伤怎么来的时候,张超只说是自己摔了,没有提高杨的名字。

 

渐渐的,高杨也发现,其实张超人还挺对的,可能想亲自己只是个意外,后来两个人还成为了朋友,连带着龚子棋一起,关系还不错。

 

只是小学毕业的时候,张超就跟着家里人去了外地,后来就没有联系过了。没想到这男大也有十八变,小胖子摇身一变成了帅气小开。

 

“我们小学同学。”

 

高杨把黄子弘凡那侧的椅子拉开来,坐下给黄子弘凡说着。

 

“嗯,这家伙小时候还偷亲高杨来着。”

 

龚子棋帮高杨补了一句,算是“回报”高杨说他一下飞机就在帮自己这件事情,其实还是想顺便提醒一下蔡程昱,这小子可打小就是个情种,别相信他撩你的那话。

 

“嗐,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

 

张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这他也能看的出来,高杨跟自己身边做的这个黑泡小帅哥肯定有点啥,就刚刚龚子棋说那句话之后,小孩儿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不过他喜欢高杨那真是年少无知,要是知道高杨根本不是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而是个黑芝麻馅的汤圆,他才不会喜欢高杨呢。现在的他,觉得龚子棋身边的那款好像更适合自己,只是可惜了,也有主了。

 

“对了,你现在在哪儿高就呢?”

 

龚子棋看着张超说到,这一别也好多年了,他们上小学那个班,班上同学家里都是有点底子的,他记得没错的话,张超家里应该都是医生。

 

果然,张超笑了笑说到,

 

“谈不上高就,市一院,当外科大夫。”

 

几个人又闲聊了几句,才知道,张超今晚上是来相亲的,对方是自己导师的侄女儿,他不好驳导师的面子,就说过来见见,结果那姑娘也是因为不好驳自己叔父面子,才来见的张超,两个人一拍即和吃了顿饭,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就在张超准备出门的时候,转过头瞧见蔡程昱了,这才有了先前搭讪的那一幕。

 

聊到这里的时候,张超的眼神还往蔡程昱那边瞟了几眼,看的龚子棋后槽牙磨了几下,但又不敢发作出来,毕竟虽然蔡程昱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方才已经不动声色的把龚子棋的手从肩头抖落了。

 

几个人吃完饭出来,在门口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张超就跟他们道别了,说着下次再约,毕竟这故友重逢也不容易。

 

11、

 

剩下的四个人又坐回到了车上,当年高杨就是因为出柜跟他爸闹掰出国读书的,这好不容易回来了,还带着个小男朋友肯定不行,就没打算着今晚上回家,两个人订了个酒店,先休息一晚上再说。

 

龚子棋和蔡程昱便准备先把两个人送到酒店,再回家。

 

“你怎么突然回国了?”

 

酒足饭饱过后,龚子棋才想起问高杨回来的目的,先前高杨也只是说自己要回来了,龚子棋也没有多问。

 

“我再不回来,家底儿都能让人给薅没了。”

 

高杨轻笑了一声,本来他还有打算再读两年的,但是他再不回来,估计在国外的日子就没那么逍遥了,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回国来。

 

“你跟你爸闹掰了,你爸总得把你们家公司交给谁吧,但说真的,高易就不是做生意那料别折腾了。”

 

高杨一说,龚子棋就知道算是怎么回事儿了。高易是高杨同父异母的哥哥,比高杨大两岁,圈子里出了名的不学无术,这些年要不是高家家底儿厚,估计都能给高易败光了。本来高家的生意是要交给高杨的,但是高杨跟老爷子闹翻了,就跑出国了,这才没办法,让高易接手了一些高家的生意,但是结果也很明显了。

 

“不过我还得谢谢高易,要不是他,老爷子也不可能主动的跟我讲和。”

 

这也是高杨决定回国一个原因,毕竟公司也是老爷子半辈子的心血,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毁在高易的手里。这才让人跟高杨讲的和,两个人各退一步,他不干涉高杨喜欢男的还是喜欢女的,但是高杨必须接手公司。

 

“不过老爷子也不怕,我也不是做生意的料。”

 

高杨狡黠的笑了笑,然后往黄子弘凡身上一倒,靠着黄子弘凡,两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黄子弘凡的脸,

 

“要是我混不下去了,小阿黄养我好不好啊?”

 

龚子棋看着被高杨逗的害羞的黄子弘凡,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心想说,你可就别在这里大灰狼装小白兔了吧,感情十八岁就跟高老爷子出去谈生意的不是你高杨似的。

 

但是很明显,黄子弘凡吃这套啊,小孩儿脸红红的,看着高杨点了点头,说他能养高杨一辈子,酸的龚子棋根本没眼看。

 

龚子棋又瞟了瞟一边认真开车的蔡程昱,他倒是也能养蔡程昱一辈子,就是不知道蔡程昱给不给他养啊。

 

好在车子很快抵达了酒店,龚子棋也不必浸泡在高杨恋爱的酸腐气息里。

 

临下车的时候,高杨笑的贼开心,拍了拍龚子棋的肩膀,说他给龚子棋准备了个惊喜,估计过几天就会到,让龚子棋回家的时候期待一下。

 

龚子棋想着,高杨准备的那能是惊喜吗?那叫惊吓才对吧,偏偏他怎么问,高杨都不说,让他等着就行,然后就拦着黄子弘凡扬长而去了。

 

12、

 

再一回头,车子里又只剩下了蔡程昱和龚子棋,除非龚子棋回了老宅,不然蔡程昱的职责就是守在龚子棋的身边,所以龚子棋去哪儿,蔡程昱也去哪儿。

 

龚子棋倚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蔡程昱,虽然他跟蔡程昱差不多大,但是他老有种看着蔡程昱长大的感觉,并且还产生了一种孩子大了,翅膀硬了,也不跟自己亲近了的老父亲感,这要是被高杨知道了,能嘲笑自己半天。

 

“蔡程昱,我有做什么事情得罪你了吗?”

 

蔡程昱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眼龚子棋,可能是没想到龚子棋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么问题。

 

“你是少爷,怎么会得罪我。”

 

蔡程昱把头转回去继续认真的开车,他只把这个问题当做龚子棋脑门一热,反正龚子棋经常问一些奇奇怪怪有的没有的问题。

 

“我感觉你从成年开始,就离我远远的了。”

 

龚子棋瘪了瘪嘴,原本这些年蔡程昱跟自己一直在一块儿,即便是自己喜欢上蔡程昱过后,内心渴望更亲近的感觉,但是也不会把彼此的疏离感放大到这种程度。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蔡程昱真的在疏远自己。但是他又实在是想不出,是什么让蔡程昱产生了转变。

 

蔡程昱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一直以为龚子棋不会察觉到这件事情,却不曾想只是龚子棋没说而已。

 

“你想多了,成年人跟小孩子肯定不一样。”

 

蔡程昱解释到,但这个理由龚子棋肯定不会相信,只是他知道,从蔡程昱嘴里肯定不能问出个什么来。

 

龚子棋索性便不再问了,打算重新找个话题,然后就想起了刚刚吃饭时碰见的张超,虽然蔡程昱把自己的手抖掉了,但是他没有否认自己有主的事情,龚子棋的嘴角扬了扬,

 

“刚才高杨开玩笑的话,你没有否认。”

 

龚子棋眯着眼睛看蔡程昱,一脸玩味的表情,企图从蔡程昱的神色上抓捕到一些不一样的情绪,但蔡程昱却淡定的很,估计早就知道龚子棋会拿这个说事儿。

 

“我是龚家的人,你给我开工钱,有主也没毛病。”

 

蔡程昱说着,其实他只是懒得解释这些,这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反而解释了可能事情还会更多。

 

龚子棋就知道蔡程昱会这么说,这几年,蔡程昱对自己的说词无非就是那么几套,你是少爷,龚家对我有恩之类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说他蔡程昱要是脱离了龚家这段关系,估计早就离开龚子棋了嘛。

 

有的时候龚子棋也想问蔡程昱,如果不是因为龚家的缘故,你还会不会待在我身边?但是仔细想想,这未免也有些过于矫情了,再说,如果不是龚家,很可能他和蔡程昱也不会认识,更不会一起相处这么久的时间,哪里会有如果的事情。

 

“过段时间就过年了,你帮我给老爷子备一份儿礼物吧。”

 

虽然龚子棋不经常回去住,但是过年这种传统节日,肯定还是要在家待上几天的,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在黑道混,结下的仇可不少,杀伐果断,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的缘故,膝下就龚子棋这么一个儿子,打小呵护着,生怕龚家这香火就这么断了。

 

龚子棋也知道他爸心疼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逢年过节,过生日什么的,龚子棋都会给他爸准备些礼物,了表心意。

 

只是一想到过年,龚子棋又有些头疼了,前两年老爷子就委婉的提过让龚子棋抓紧时间谈恋爱结婚的事情,都被龚子棋以工作忙,自己还小为理由拒绝了,不知道今年又找什么理由才好。

 

龚子棋看了看一旁的蔡程昱,心想,实在不行的话,自己也学高杨,不管三七二十一跟家里出柜好了,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

 

 


 
2020-01-14
/  标签: 棋昱弘杨
   
评论(28)
热度(564)
求人不如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