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桃了

【棋昱】保镖04

+小蔡宝贝生日快乐!


+大家小年夜快乐!


13、

 

没过几天,高杨的惊喜,哦不对,应该是惊吓还真的来了。

 

前一天晚上,龚子棋有个聚会,都是圈子里的一群富家少爷,平日里有事儿没事儿的都会聚一聚,互相聊一聊,从政治到金融到八卦,都互相通通气儿,尤其是这到年底了,聚得就更多了,本来昨晚上是说给高杨准备的接风宴,结果电话打过去,高杨说他在床上下不来,就不去了,让龚子棋帮着陪个不是。

 

高杨是脱身了,龚子棋可就惨了,一圈人谁不知道高杨跟他的关系最好,这主人公没来,可不就逮着他灌酒嘛,龚子棋一边喝一边骂高杨整日宣淫,黄子弘凡那小身子骨迟早要被他给榨干了。

 

聚会的门外,蔡程昱就在车上等着,这些人聚会的地方,都是几个少爷自己开的,也有人守着,蔡程昱自然不比跟过去。他知道,龚子棋进去了就少不了要喝酒,所以休息了一会儿,就去给龚子棋买了醒酒的东西。

 

拎着醒酒汤回来的时候,蔡程昱在车前警戒了一下,车子的雨刮器上,夹了一封信,没有署名,也没有多余的包装,蔡程昱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知道这是谁送过来的。

 

蔡程昱没有急着把信拿下来,而是围着车子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轮胎和其他的东西,确认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才把信拿下来,坐回到了车子里。

 

他没有看信,直接把信塞到了自己包包的夹层里,那里面还躺着三封一模一样的信,都是这个月送过来的,蔡程昱一封都没有打开看,他能猜到这里面是什么内容,却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龚子棋是他最后的底线。

 

在醒酒汤变得温热的时候,龚子棋被人扶着摇摇晃晃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蔡程昱不动声色的把人从侍者那里接过来,把龚子棋的手架在自己肩上,扶着人往车上走。

 

龚子棋今晚上是被喝惨了,要不是蔡程昱在外面等着,他连回家的门朝哪边开的都不知道,这笔账被他记在高杨的名下了。

 

龚子棋被揽进一个熟悉的怀抱时,整个人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明明蔡程昱和自己用的是一样的沐浴露,为什么龚子棋老觉得蔡程昱身上有一种若有似无的香味在吸引着他,就像现在这样,这股子香味儿让龚子棋靠在蔡程昱肩膀上的头往那白皙的脖颈上蹭了蹭,蹭的龚子棋鼻头痒痒的,也蹭的他心痒痒的。

 

“你要是没喝醉就自己走。”

 

蔡程昱伸手抵了抵龚子棋靠近的头,不让他蹭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把人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又把醒酒汤塞到龚子棋的手里,让他趁着还没凉赶紧喝了,活像个操碎心的老妈子,只是他面对的不是乖巧的小孩儿,而是一个随时可能会爆发的狼崽子。

 

龚子棋喝的晕晕乎乎的,根本看不清楚蔡程昱脸上有什么表情,只是手里的醒酒汤透着些温度给自己的手掌,酸酸的气息也跟着窜进了鼻子里,这明显是蔡程昱刚刚才去买的,说明他还是心疼自己的。想到这里龚子棋一口就把醒酒汤闷掉了,然后冲蔡程昱露出了一个柴犬般的微笑。

 

蔡程昱当然不知道龚子棋就这么得出了一个自己心疼他的结论来,只是龚子棋那笑看着还挺可爱的。

 

蔡程昱边开车,嘴角边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龚子棋忙起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自己开车送他到各个地方去,年末这种时候,龚子棋经常喝醉了倒在副驾上就开始睡觉,蔡程昱就安安静静的开车,时不时看一眼睡得正香的龚子棋,恍惚间,蔡程昱觉得,车子就这么一直开下去也挺好的。

 

14、

 

第二天一早,龚子棋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梦里他和蔡程昱正窝在屋子里看电影,他的手距离蔡程昱的腰就只剩一公分,眼瞅着就能把人搂在怀里了,结果下一秒就听见门外有人开始大喊,开门啊,开门啊,龚子棋你开门啊!仔细一听,嘿,还是用的高杨的声线,听得龚子棋头疼。

 

等他睁开了眼一看,高杨真的站在他床头,笑的极为瘆人,吓得龚子棋赶紧扯过被子,把自己裸睡的肉体给盖上。

 

高杨嫌弃的看了龚子棋一眼,老实说,龚子棋的身材的确不错,但是他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龚子棋赶紧把你衣服给穿上!起来吃饭了。”

 

高杨把衣服一股脑的全扔给龚子棋,让他赶紧起来,龚子棋愣了两秒,差点儿没起来跟高杨打一架,这是他家怎么搞的跟高杨家里一样。

 

不远处,还立在门口的蔡程昱看着一脸不好意思的黄子弘凡,伸手接过了黄子弘凡手里的早餐,然后转身去了厨房,把袋子里的食物拿出来。

 

等到龚子棋终于慢悠悠起了床的时候,三个人盘子里的早餐都快吃完了。

 

“高杨你疯了吧,大早上的给我买早餐送过来?你终于把你丢了二十多年的良心给找回来了???”

 

龚子棋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觉得自己一定还在梦里,昨晚上喝醉了对他的记忆力影像太大了,他甚至都不记得为什么今早上起来自己在床上只剩一条内裤了。

 

“我这不是体恤你昨晚上帮我挡酒嘛,要是我去了,肯定被那帮孙子喝趴下。”

 

龚子棋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心想着,难道我没有被喝趴下吗?我甚至都错过了蔡程昱主动帮我脱衣服这么重要的环节。

 

“不客气,毕竟你下不了床嘛,今天怎么样,腰还好吧,年轻人不要过度劳累。”

 

一边吃早餐的黄子弘凡听到这话,差点被杯子里最后一口牛奶给呛到,只好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昨天高杨接到电话,说是有人让他出去喝酒,但是转过头又说自己把他们打发了,黄子弘凡就没多想,谁知道高杨用的是这个理由。

 

高杨倒是淡定看了龚子棋一眼,他就是真的在床上下不来了,也比龚子棋这个小处男要好。谁又会知道,龚家少爷长着一张万花丛中过的脸,实际上却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经验呢?

 

年轻的时候出去玩儿,也有人往龚子棋床上递长得漂亮的男孩儿女孩儿,但他一想到自己跟人出去开房,蔡程昱还得在门外候着,感觉怪怪的,就委婉的拒绝了。久而久之的,圈子里就传,说龚子棋洁身自好从不在外面乱玩儿,还有的人说龚家少爷看着凶猛,实际上在床上根本硬不起来,这话把龚子棋气的牙痒痒,心想,你要是往我床上塞一个蔡程昱,你看我硬不硬的起来。

 

“我昨天那是搬家才那么累的好吧,新邻居。”

 

高杨一脸微笑的看着龚子棋说到。

 

15、

 

高杨昨天是真的下不了床,但不是宣淫,而是搬家给搞累了的。

 

之前说给龚子棋的惊喜,实际上就是打算搬过来跟龚子棋做邻居。高杨回国之前让人帮忙找房子,毕竟虽然他愿意回来进公司,但是实在不想住在家里,一来是不想天天面对他爸和高易,二来这很影响他和黄子弘凡“交流”感情。

 

刚好高杨想到了龚子棋那边,他之前被他爸赶出来的时候,在龚子棋那里住过,位置和房子都比较满意,一问还真让他撞上了对面出租,于是就瞒着龚子棋偷偷搬到对面。

 

不过照理说,高杨找人搬家不至于累成这样啊,可偏偏黄子弘凡来了劲儿,这是他和高杨同居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他和高杨的第一个家,所以很想亲手收拾布置一番,于是一早就拖着高杨出去买东西,回来忙活了半天,两个人都累趴下了,给高杨打电话那会儿,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了。

 

龚子棋倒是猜到了高杨会搬出来住,但是他没想到高杨会跑过来跟自己做邻居,早知道当年就不该收留可怜兮兮的高杨,这少爷要是住在隔壁,一天能被骚扰八百回。

 

高杨看着愣住的龚子棋,就知道龚子棋脑子里在想什么,

 

“放心,我没那么多时间来骚扰你的,我还得先收拾了高易那小子。”

 

高杨这次回国,是带着任务回来的,既然他答应了他爸两个人各退一步,自然也得说到做到,高易那小子,上个月带着小情儿到澳门赌球,输了几千万回来,差点儿没把他爸给气死,现在董事会对这件事颇有微词,所以高杨得尽快去公司报道。

 

龚子棋挑了挑眉毛,那他就放心了,毕竟高二少的关心,可不是谁都受的起的。

 

早饭吃过了之后,龚子棋和高杨坐在客厅里聊天儿,龚子棋看了看正在帮蔡程昱收拾东西的黄子弘凡,问高杨,

 

“我有点想不明白,你回来接手高家,为什么要把那小孩儿带上?”

 

高杨顺着龚子棋的目光看了看黄子弘凡的背影,笑了笑,

 

“当然是让小阿黄帮我忙的啊,他可是我学弟里面最优秀的一个。”

 

“他不是搞艺术的吗?你不是商学院吗???”

 

龚子棋皱了皱眉,他怎么看黄子弘凡怎么不像是商学院那里面出来的优秀学生,就这被高杨逗一逗都能脸红的性格,说是搞艺术的龚子棋都觉得不够大胆。

 

“我们商学院就不能搞艺术了吗?阿黄在学校有支乐队,我就是看他们演出的时候认识的他。而且,我怎么记得有些人上大学的时候,在台上唱不能播的Rap差点儿把台下一群老教授给气死。”

 

龚子棋给高杨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他跟高杨就是太熟了,架都不能吵,否则高杨能分分钟把你老底都给翻出来。

 

不过他倒也懒得管高杨的事情,虽然高杨看上去不大正经,也没什么威慑住人的架子,但实际上脑子是他们这一圈儿里最好用的,担心他是多余的。

 

16、

 

收拾完东西,和黄子弘凡就回去补觉了。龚子棋实在是“佩服”高杨,就为了大早上给自己一个“惊喜”还真的早早爬起来给自己买早餐带过来。

 

龚子棋昨晚上虽然喝了酒,但是睡得还算是早,这会儿被吵醒了,也就睡不着了,便到电脑前处理一些文件。

 

龚子棋边看电脑,边盯着一边忙活的蔡程昱,他突然有些理解了为什么高杨想要在这边住,这屋子最好的地方就是一览无余,两个人在家的时候,龚子棋就能看到蔡程昱这会儿在干嘛,比如现在蔡程昱正在收拾自己昨晚上换下来的脏衣服。

 

“昨晚上你帮我脱了衣服?”

 

龚子棋看着蔡程昱弯腰下去捡衣服的动作,大早上的就开始心猿意马。蔡程昱身上穿的是简单的白T恤和运动裤,没有平日里穿西装看上那么难以近人,反而像个乖巧的大学生。

 

蔡程昱虽然是龚子棋的保镖,但是吃穿用度上,龚家从来没有克扣过,再加上龚子棋自己的私心,基本上蔡程昱外出的衣服都是按照他的身材订制的,极为的好看。不过在家,他还是喜欢穿的休闲一点。

 

“不然你要穿着吐脏了的衣服睡一夜吗?”

 

蔡程昱把手里的衬衫展开给龚子棋看,上面确实有星星点点的痕迹,仿佛在证明着,他脱掉龚子棋的衣服并没有别的意思。

 

“那不行,你脱了我的衣服总得对我负责任吧,要不你跟哥哥我睡一觉?”

 

龚子棋没有正儿八经的给蔡程昱说过我喜欢你,但是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在嘴皮子上调戏蔡程昱,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小打小闹对于蔡程昱来说,最多就是跟自己冷战两天,但他怕真的给蔡程昱告白了,这人就是一辈子远离自己。

 

蔡程昱眯着眼睛看龚子棋,眼神讳深莫测,冷笑着给龚子棋说,

 

“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想解决,我去给你找人,男女老少,你喜欢的都可以。”

 

龚子棋从书桌前站起来,一步步的走向蔡程昱,然后在蔡程昱的面前站定,捏住面前那人的下巴,

 

“哥哥我就好你这款怎么办?要不你找个跟你找的一模一样儿的人送到我床上?”

 

蔡程昱没有说话,也没有挣开龚子棋的手,待在龚子棋身边这些年,他是最熟悉龚子棋性格的人,所以它并不像把龚子棋骨子里的暴戾因子给激发出来,这对他并不好。

 

“我有的时候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难道是我爸给你说了什么吗?”

 

龚子棋的眼睛眯了起来,虽然蔡程昱时时刻刻跟在自己身边,但毕竟是他爸领养回来的小孩儿,又是为龚家做事,如果他爸给了蔡程昱什么警告,让他远离自己,倒也是有可能。

 

“跟老爷无关。”

 

蔡程昱说着,脸上没有一丝慌乱的表情,龚子棋看不出真假,只能姑且相信了他说的话。

 

清晨的阳光打在蔡程昱的背上,倒是把他脸上的阴影打的更重了,龚子棋觉得自己有些看不真切蔡程昱的脸,便用大拇指从蔡程昱的下巴摩挲到他的嘴角。

 

他不想强迫蔡程昱,甚至不愿意对蔡程昱说一句重话,高杨老是说,自己怂,但其实,在一段关系里,爱的更深的那个,才会变怂,他喜欢蔡程昱,所以才一直在等,等蔡程昱愿意靠近自己的那一天。

 

“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快收拾吧,下午还得去趟公司。”

 

龚子棋的手松开了蔡程昱的下巴,然后拍了拍蔡程昱的肩膀,笑着说到,说完便转身回到书桌继续看文件。

 

蔡程昱把脏衣服胡乱的收进洗衣篮里,反正会有人上门清理,他不必操心。

 

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方才盯着自己的眼神实在是过于危险,蔡程昱很少看到龚子棋那这种眼神看自己,他心里清楚,龚子棋这些年对于他的纵容。

 

可如果有一天,龚子棋发现自己骗了他,这份纵容还会存在吗?

 

 


 
2020-01-17
/  标签: 棋昱弘杨
   
评论(32)
热度(99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江南江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