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桃了

【弘杨】日常

+我们与恶的距离,是好人不再一生平安。


高医生下班回家,一打开门还没有进去,就被门内的人的扑了个满怀。

 

黄律师扑在高医生的怀里,鼻子一耸一耸的,眼角微微有些泛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的样子,高杨有点懵。

 

“怎么了?”

 

高杨关上门,在玄关处抱住黄子弘凡,宽厚的手掌抚在黄子弘凡的背上,安慰着这个大朋友,照理说黄子弘凡今天休假,应该好好地在家休息才对,怎么会这么委屈,难不成是龚子棋来欺负小孩儿了?

 

“没,没什么。”

 

黄子弘凡松开高杨,让人先进来,屋子里也没有别人来过的痕迹,黄子弘凡虽然有的时候还像个小朋友一样,但是却很少会哭,他说他自己是个律师,要是爱哭的话,不是跟当事人抱在一块光哭去了,还怎么打官司。

 

“老实告诉我究竟怎么了,不然我生气了。”

 

高杨坐在沙发上,看着一边的黄子弘凡,装作要生气的样子,谁欺负他们家小朋友,真当高医生家没人了是嘛!

 

“真,真没什么,就是看了新闻。”

 

黄子弘凡许是怕高杨真的生气了,才含含糊糊的说了原因。

 

高杨听到了这话,愣了一下,虽然黄子弘凡说的含糊,但是他知道黄子弘凡看的是什么新闻,最近医院里都在讨论这件事情,朋友圈也被自己的同学们刷屏了。

 

恶性伤医事件,这个月已经是第二起了,还不包括其他城市发生的,说不心寒,说无动于衷那是假的。

 

受伤的那个医生,是高杨的学长,之前还在开会的时候碰见过,人真的很好,也没有什么架子,技术很好不说,脾气也很好,常年是学校老师用来教育他们的典范。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好啦,口腔医院还好啦。”

 

高杨把黄子弘凡揽进怀里,亲了亲黄子弘凡泛红的眼角,安慰着说到。

 

他想,自己应该知道,黄子弘凡作为一个,是不会这么情绪化的,除非,是碰到了和自己相关的事情。

 

“胡说,前年你们医院还有个人过来闹呢,你当时还受伤了,给我吓死了。”

 

黄子弘凡瘪着嘴看高杨,又生气又委屈。

 

高杨之前也以为,在口腔医院应该不会遇到那么多的医闹事件,但有些事情还是不可避免。

 

前年那事儿是他隔壁科室的一个女医生碰上的,一个大男人冲进来要打一个刚刚怀孕的女医生,高杨能不出手救人嘛,虽然最后高杨和同事成功把那个男人给制服送到了派出所,但是自己也受了些伤,晚上回家的时候,被黄子弘凡给知道了,差点冲进派出所再把那个男的给打一顿,还说要告翻那个男的,最后还是被高杨给拦下来了。

 

“那能怎么办呢?”

 

高杨无奈的看着黄子弘凡,愤懑,心寒,亦或者是不安,那能怎么办呢?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他们在踏进医学院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宣誓,志愿献身医学,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

 

“可还是很生气,你一定要小心,有哪个龟孙儿敢伤你,我绝对跟他没完。”

 

黄子弘凡又扑进了高杨的怀里,高杨喜欢在医院里,每次有整牙的小朋友大朋友跟高杨分享自己矫正日常的时候,高杨都很开心,但是他不想看到高杨喜欢和热爱的东西,变成在刀尖上舞蹈的行为艺术。

 

高杨觉得自己这天天被一百多斤扑来扑去,迟早老腰要被废掉,但是他知道,黄子弘凡是在担心他,平日里正经的黄律师,连方言骂人的话都飚出来了。

 

“好了好了,我饿了,先去做饭好不好。”

 

“好,不能让辛苦高医生饿着。”

 

也希望全天下所有的医生护士,都能平安回家,和家人吃到热气腾腾的晚餐。

 

 


 
2020-01-22
/  标签: 弘杨
   
评论(51)
热度(81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求人不如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