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桃了

【弘杨】制作人

哪有什么缘由,不过是风和日丽,你我正好。


周三下午的地铁上,人不算是特别的多。如果这个时候,有眼尖的人多瞧瞧站在角落里,穿着一身黑的男人,可能会认出来,他是曾经在电视上出现过的明星,前提是,那个眼尖的人年级应该不小了。

 

高杨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努力把自己的脸塞进帽子和口罩里,他倒不是怕被人给认出来,只是单纯的习惯而已。地铁里的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有几个小朋友在东张西望着,眼睛里满是对世界的好奇。

 

 

 

若是十八岁的高杨,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独自一个人出来坐地铁。

 

 

 

高杨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正是十八岁。

 

人们都说,高杨是赶上了好时候。国内的偶像市场急缺,高杨长得不错,会唱歌,性子虽然清冷了些,但也还是招人疼,所以红是必然的。

 

高杨本人倒是对于这种大环境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十八岁的他,连家门都不敢随便出,有不少狂热的粉丝堵在高杨的公寓周围,守株待兔等着见高杨一面,还有些更疯狂的粉丝,直接躲过门卫,上来敲高杨的家门。

 

所以高杨的十八岁,除了一场接一场的活动之外,就只剩下了一次又一次的搬家。

 

 

 

高杨黑色大衣的兜里,揣着一张纸片,上面记着一个电话,没有名字,也没有其他的内容,但字迹却不是高杨的字迹,很明显,写这个的人,很笃定高杨不会需要其他的多余信息,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即便淡泊如高杨,也不会不认识他。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这句话,和这个纸条一起被塞给了高杨,在一次婚礼上,那个人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西裤,手里还拿着一小束鲜花,向高杨走过来,拿起桌子上的一张卡片,撕下了一角,记了这个电话,放在花束里,一起交给了高杨。

 

 

 

“下一站,骑士站,请出站和换乘7号线的乘客,从右侧车门下车。”

 

高杨拢了拢自己的大衣,十二月初的天气,已经足够让人打一个冷颤。他是最近两年才关心起天气的变化,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天晴,该穿多少衣服,高杨尝试着从这些细小的东西里学着怎么一个人生活。

 

如果有一天,他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也不至于因为毫无生活经验而变得兵荒马乱。

 

 

 

出了地铁站,向东走两百米,拐进一个巷子里,再往前走一百米,然后在左手边,就是高杨今天的目的地。

 

他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但是昨天那人把地址发给他的时候,高杨就在地图上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测绘了每一个转角之间的距离,生怕自己会走错路。

 

他说,你要是找不到路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高杨立刻回了句,谢谢,不用了,我自己过来就好。

 

 

 

娱乐圈从来就不是个长情的地方。

 

高杨不可能天真的以为,他能红一辈子。偶像这个行业,是一个吃青春饭行业,一年一个光景,甚至于一天一个光景,后浪不断的涌上来,高杨觉得自己这种前浪迟早会被拍在沙滩上,沉浸到沙子里,然后慢慢消失掉。

 

所以,当这件事情真的在慢慢发生的时候,高杨反而显得很淡定,他努力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安心的研究每一次活动,除此之外的事情,他觉得顺其自然就好,顺其自然的,带他的金牌经纪人调去带一个新男团了,原本说好的一些资源,也被慢慢的交给了其他的人,到后来,连一年一次的专辑,也变得无影无踪了。

 

28岁的高杨,在娱乐圈已经排不上什么号了,只有在偶尔一次活动,被周围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叫前辈的时候,才会有人注意到高杨曾经风光的时候。

 

他接受着一切从他身边慢慢消失,直到他突然发现,在他最美好的光景里,除了那些自以为虚无的东西之外,什么都没有。

 

 

 

高杨在小楼前站定,如果不是门口一个隐秘的牌子上写着,Lars工作室,高杨还以为自己又找错地方了。

 

他轻轻的推开门,想尽量不打扰这个平静的午后,但是门口挂着的风铃哗啦啦的响开了,惊到了在门后睡觉的猫和前台的工作人员。

 

 

 

“高先生是吗?这边请。”

 

前台的工作人员看了看进来的人,立马认出来了高杨,上前跟高杨打了招呼。

 

门里和门外是两个世界,恰到好处的暖气,隔绝了寒冷也隔绝了高杨短暂的紧张与不安,他朝着工作人员微笑了一下,点了头。

 

“我和黄先生约了下午三点,不好意思,到早了。”

 

“黄先生在里面,他说了,您要是到了,就带您进去。”

 

 

 

高杨跟着工作人员进了门,小楼一共是两层,一楼是工作区,过道和空间都跟高杨去过的音乐工作室没什么太大的差别,房间门口挂着些休息室,乐器室和录音室的字样。

 

工作人员领着高杨到了一二楼连接的楼梯口就停了下来。

 

“高先生请,黄先生就在楼上。”

 

高杨走了两步,才发现领着他的人没有跟上来,他愣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

 

“黄先生在楼上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高先生自己上去就好。”

 

高杨微笑着点了一下头,他对于闯入别人舒适的生活区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是工作人员直接把他带到了这里,想来应该是那位黄先生吩咐的。

 

 

 

高杨顺着楼梯上楼,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楼上应该是房子的主人长待的地方,与其说是一个办公室,倒更像是一个住所。家庭式的办公场所,把家庭和办公之间很好的分割开来,却又在某些地方进行了恰当的融合,看的出来,房子的主人在装修上很下了一番功夫。

 

空间很大,视野却也很开阔,高杨刚站定在二楼的楼梯口,便瞧见了这地方的主人。

 

那人看见上来的高杨,便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己疲惫的神情,走到高杨的面前,

 

“外面很冷吧。”

 

高杨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手,礼貌性的握了上去,屋内的温度很高,但高杨进来也不过片刻,手和脚都还是冰冷的,和握住的手温度截然不同。

 

“也,也还好,这天气就这样。”

 

“要不要把外套脱了,我帮你挂起来?”

 

“没关系,不用了。”

 

 

 

高杨摆了摆手,拒绝了好意,跟着主人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他不是觉得冷,只是有些巧合,他今天穿了一身黑,大衣里面裹着的是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而眼前人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下身随意穿着一条牛仔裤。若是他脱掉了外套,一黑一白的,感觉有些奇奇怪怪。

 

“喝点什么呢?除了酒,什么都有,我不怎么会喝酒。”

 

那人朝高杨狡黠的笑了笑,歪着头打开冰箱给高杨看里面的东西,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他们才第二次见面,更像是两个久别重逢的好友,应邀在这冬日里,围着炉火促膝长谈。

 

“都可以,我不挑。”

 

 

 

高杨没想到,那人关了冰箱的门,转而泡了一杯茶端上了,都是些护嗓子的东西,暖暖的,在冬日干燥的天气里,很合适。

 

“黄先生,”

 

高杨看着对面坐下的人,开口叫了声,又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他跟这个人终究不是多年的好友,甚至于连好友都算不上,关于这个人的信息,都来自于网络和周围人的谈论。高杨也知道怎么直接开口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即便那是个放在玻璃罩子里的东西,路过的人都知道它的模样,但是高杨还是有些不安,他从未如此直面过自己的欲望。

 

 

 

“你可以叫我黄子,黄子弘凡。我比你小一些,不必拘礼。”

 

倒是黄子弘凡显示了主人和成功者的姿态,“安慰”着闯进来的小动物,让他不必紧张,他也没有想到,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高杨,竟然还会这般局促。

 

 

 

“你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在那天和你遇见之后,我就准备了。”

 

黄子弘凡也没有多跟高杨寒暄,时间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宝贵的,从他递给高杨那束花开始,他就计算着高杨一步步进入这个“圈套”的时间,所以,剩下的一切都是徒劳。

 

“你想听听吗?”

 

黄子弘凡笑了笑,轻声说着,在安静的二楼上,高杨把每句话都听得很真切。

 

“好。”

 

高杨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黄子弘凡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最吸引高杨的东西是什么,所以,他一点都不吝啬自己手里的筹码。

 

“那我们去楼下录音室吧,那里有小样。”

 

 

 

黄子弘凡带着高杨到了楼下的录音室里,顶级的设备摆满了整个空间。他是一个音乐制作人,不局限于作曲或者作词,他对音乐有更大的主动性和掌控力,这也是他能给高杨提出“邀请”的一个原因。

 

 

 

高杨坐在录音室的沙发上,完全适应了屋里的温度之后,他也终于把他的大衣挂在了录音室的衣架上,黄子弘凡坐在电脑前,打开了一段工程文件,给高杨从时间轴最开始的地方往后放。

 

三十秒左右,高杨就知道,黄子弘凡能在这个圈子里立足这么久的原因了。

 

准备好了是真的准备好了,甚至不用黄子弘凡去给高杨描述这个曲子诞生的背景和故事,也不用听完全曲去感受抑扬顿挫,喜欢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妙,来的突然,撞个满怀。

 

 

 

“怎样?喜欢吗?”

 

黄子弘凡的语调里带着些许试探,但是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高杨只是点了点头,就足以让他放下心来。

 

“这是给你写的,虽然是我想象中的你。”

 

黄子弘凡笑着说,丝毫不掩饰什么,高杨有些吓到了,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制作人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会被这个大制作人看上,要说是对于音乐的天赋或者是对于行业的认真,连高杨自己都不相信。

 

 

 

“听你的经纪人说,这次回归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没有什么水花的话,公司就会彻底放弃你了。”

 

高杨听着黄子弘凡说的话,其实他有点想反驳的,反驳说,公司其实在几年前就已经差不多放弃我了,这次回归,只是因为十年的专属合约里,签定的回归次数,还差一次而已。

 

“但我没有多少制作费给你,不好意思。”

 

高杨低着头,说来有些搞笑,艺人这个行当赚钱是件很容易的时期,但是高杨真的是个挺“穷”的人,前几年能赚钱的时候,被公司分走了大部分的利益,后来独立核算了,又赶上不怎么赚钱的时候了。

 

他不知道黄子弘凡的制作费会是多少,但是凭着着黄子弘凡的名气,肯定不会便宜。高杨算了算自己能给的,好像并不能满足拿到这首歌的条件。

 

 

 

“你说笑了,我写这首歌就没打算收钱。”

 

黄子弘凡把椅子转过来,面对着高杨坐着,眼睛直直的盯着高杨,

 

“但是我的劳动,也总要换点什么回来,不是吗?”

 

高杨脸上的神情从惊讶变成了缓缓的笑意,两个眼睛弯弯的,看着黄子弘凡,等着黄子弘凡的下文。

 

 

 

“三次,你陪我睡三次,这首歌就属于你了。”

 

黄子弘凡举起右手,比了一个三,在高杨面前晃过。

 

“好,成交。”

 

 

 

这下,轮到黄子弘凡惊讶了,他没想到高杨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快,他甚至怀疑高杨根本没有听清楚自己说的什么。

 

“我的意思是,睡觉,不是名词,是个动词,你能理解吗?”

 

黄子弘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他觉得高杨应该思考一下,思考一下究竟值不值得这样做,思考一下,是不是自己在逗他玩儿。

 

 

 

“黄先生,我二十八岁,不是八岁,我能明白你的意思,我说,好。”

 

高杨一字一句的给黄子弘凡说着,他很清楚黄子弘凡想要的是什么,高杨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见识,在他红起来之后的岁月里,想要这么做的也不止黄子弘凡一个,所以他很清楚黄子弘凡的意思。

 

准确的说,在黄子弘凡说出他不想要钱的时候,高杨就知道黄子弘凡想要的是什么了,高杨第一次觉得,生的一副好皮囊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儿。

 

 

 

“黄先生,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必须说,在性事上我没有什么经验,如果你的要求很高的话,我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高杨思索了片刻,给黄子弘凡说到,像是一个认认真真给出谏言的人,分析着这件事情的利弊,仿佛他不是这场“交易”的筹码,而是一个旁观者。

 

 

 

“我说过了,叫我黄子就好。”

 

 

 

黄子弘凡把高杨压倒在录音室的沙发上时,才知道,高杨说的那句在性事上没有什么经验是真的。

 

原本他以为,高杨能这么轻松的答应这个“交易”,可能是因为早就被娱乐圈这摊浑水了污染了,但是局促的双手和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眼神,暴露了他只是只误入狼圈的小羔羊。

 

 

 

“这是第一次。”

 

黄子弘凡在高杨的耳边轻声说着,还顺手在高杨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宣告着“交易”的开始。

 

 

 

高杨的眼睛紧紧闭着,心扑通扑通的在跳,毛衣的质地很柔软,所以高杨能感受到压在自己身上那具躯体的温度,伴随着封闭的录音室内逐渐升高的温度,烧红了高杨的脸。

 

“你,你这里有那些东西吗?”

 

高杨推了推身上的人,小声的说了句,他也并不全然是个一无所知的人,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这地方到底是黄子弘凡工作的地方,应该不会备着这些东西,“交易”归“交易”,高杨还是得保护自己,否则受了伤也挺悲哀的。

 

 

 

黄子弘凡笑了笑,拉开录音台最下层的柜子,从里面拿出来了一盒套和一瓶润滑剂。

 

 

 

“黄,黄先生好兴致。”

 

这是高杨从进门开始第一次表露自己的情绪,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句话说的有多婉转有深意,但是录音室里还有套和润滑剂这件事情,在高杨看来心里是吃味的,看来这种“交易”自己不是第一个,也不会只最后一个。

 

“你以为我说三次是一时兴起吗?我甚至想好了等会儿要用什么姿势艹你,这东西都是全新的,为你准备的。”

 

黄子弘凡能品出来高杨话里的意思,他心里有点开心,看来高杨也不是面上那么的淡定和自如,那黄子弘凡这次“交易”就有了意义。

 

 

 

录音室的沙发终究有点憋仄,容不下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黄子弘凡把高杨托住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把高杨的后背抵在金属的录音台上,激的高杨抖了一下,但人又被紧紧的圈着动弹不得。

 

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温热的嘴唇,柔软的舌尖,还有撬开牙关后,交缠在一起的清甜香气。

 

高杨身上的毛衣被慢慢的卷起,露出了胸前大片白花花的嫩肉。黄子弘凡的很温暖,抚摸上高杨的腰肢时,不会让高杨本能的想要后退。

 

 

 

“你真的不打算问问原因吗?”

 

黄子弘凡喘息着,问高杨,他知道在此时此刻这样讲,可能会有些煞风景,但是这就像是一道通往未知的门,在他带领高杨打开这扇门之前,必须问清楚,您是自愿的吗?自愿出卖您的灵魂和肉体的吗?

 

“那束花很香,你很有才华,而我刚好需要。”

 

 

 

不用问清楚原由,我们各取所需。

 

 

 

黄子弘凡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制作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天过后,高杨经常往返于公司和黄子弘凡的工作室之间,为新歌做充足的准备。

 

公司那边也没有想到,平日里看着没什么本事高杨,居然能拿到黄子弘凡的曲子,这一点真的出乎他们意料。但是黄子弘凡的名字就是歌曲质量的保证,公司也加大了人手在高杨的新单曲制作上面。

 

其实对于高杨来说,他反而不想要公司方面的重视,并不是他在赌气,而是真的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向来不想给谁带来麻烦。

 

更何况他最近总是待在黄子弘凡的制作室里,根本用不上助理,所以公司安排的助理跟着高杨去了黄子弘凡的工作室之后,也被婉拒在了录音室外面。

 

黄子弘凡说他创作的时候不喜欢有多余的人在场,大制作人的脾气谁也摸不准,助理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在会客厅坐着。

 

只有高杨知道,黄子弘凡不让人进去的真正原因。录音室的门一关,里面就是独属于高杨和黄子弘凡的一方小天地,他们可以探讨音乐,可以聊天,可以什么都不干的看着彼此,也可以做爱。

 

其实说好的三次早已达到了,但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提出异议,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发展了下去,高杨不问黄子弘凡何时会腻味这段关系,黄子弘凡也不问高杨为何不曾逃离。

 

黄子弘凡给高杨的歌是一首情歌,高杨的上一段感情经历可以追溯到他出道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便结束的恋爱,按道理不会让高杨记那么久,但是高杨录歌的时候,异常的顺利,仿佛正是身在热恋中的人,充满美好的回忆,怀带对未来的期许。

 

 

 

最后一次录音结束的时候,黄子弘凡满意的给高杨鼓起了掌,两个月的时间,在这间录音室里,他们的关系变得足够亲密,却又不那么亲密,高杨像是一块低温燃烧的冰,看上去很温暖,触手却又是一阵寒冷。

 

“我能问问你是想着谁录的那首歌吗?你的前女友,还是那个连名字都想不起的初恋。”

 

黄子弘凡看着高杨从录音室里走出来,把手边的温水递给了他,还是泡的护嗓子的东西,高杨接过去道了声谢,喝了一大口,然后勾起嘴角,微笑着对黄子弘凡说,

 

“黄先生,我们说好不多问的。”

 

黄子弘凡就知道高杨不会说,这个人看上去知无不言,却对于自己不想回答的事情从来不肯多说。

 

专辑录制结束,高杨也要开始他的宣传了,所以公司把之前带高杨的经纪人也调回来继续带高杨。

 

经纪人跟着来过黄子弘凡的工作室,两个人也聊过几句,经纪人说高杨性子比较单纯,有的时候说话也直,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希望黄子弘凡见谅。

 

黄子弘凡听到这话的时候没有说话,只是远远的看了眼准备进录音室的高杨,笑了笑,没有什么见不见谅的,高杨在他面前从不肯多说。

 

“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你,这首歌我是怎么写出来的。”

 

黄子弘凡看着准备穿上外套离开的高杨,歪着头说到,他觉得这个条件应该足够诱人,如果高杨感兴趣,那他们的故事便不会就此结束。

 

“不必了。”

 

高杨穿好了自己的外套,笑着回应黄子弘凡,嘴角和眼睛的弧度都刚好,高杨做了十年的艺人,即便如今不再辉煌,但是他知道,什么表情能刚好掩饰自己的内心。

 

黄子弘凡嘴角的笑僵住了,但很快又收了回去。

 

“那就让我再索取一次我们的交易吧。”

 

高杨被摁在熟悉的沙发上时,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身上的大衣就被脱掉了。

 

巧的是,今天他和黄子弘凡都穿着初见时的黑白毛衣,只是高杨不会因为这一黑一白的契合而尴尬。

 

他很快反应过来了黄子弘凡是什么意思,开始放松了身体,配合着黄子弘凡的动作,将两人的衣服都脱掉,一切都像是他们曾经做过的很多次那样,拥抱在一起。

 

“如果黄先生愿意,我可以每个月都过来。”

 

高杨说的很小声,但是尽数撞进了黄子弘凡的耳朵里,就像是当初高杨告诉黄子弘凡,自己在性事上没有什么经验一般,认认真真的提出了自己的谏言。

 

“也不必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从黄子弘凡的工作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坐上保姆车就昏睡过去,助理只当是高杨录了一天的歌累了,并不知在录音室里两个人的疯狂行径。

 

高杨听到最后一次的时候,眼睛的光黯淡了几分,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不曾问出口的腻味期限,仿佛也有了明确时间。

 

但是高杨没有过多的思考时间,因为黄子弘凡的吻扑面而来,带着一如既往的霸道和侵略性,在高杨的唇舌之间攻城略地。

 

高杨努力的配合着黄子弘凡,既然是最后一次了,那就让黄先生尽兴一点。

 

而这样做的后果也很明显,黄子弘凡小他三岁,又常年锻炼,体力和耐力都比高杨更胜一筹,足够隔音的录音室也给两个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高杨婉转的呻吟声充满了整个录音室,久久不曾停息。

 

“高先生,再见。”

 

“黄先生,再见。”

 

 

 

高杨的事业,在歌曲发行之后迎来了一个小高峰,有不少的人重新认识到了娱乐圈还有这么一位曾经大红大紫的艺人,高杨干净的嗓音和帅气的外表吸引了不少的粉丝,再加上黄子弘凡操刀制作的单曲,那段时间,高杨又回到了出街会被认出来的程度。

 

公司也顺理成章的跟高杨续签了三年的合约,即便高杨明确告诉公司,自己可能不会再拿到黄制作人的歌了。

 

那一次对于高杨来说,或许只是一次意外,是一场梦,又或许是一个疯狂的赌注。

 

 

 

年末的时候,高杨的歌以黑马之姿杀进了颁奖典礼,虽然最后输给了另一位大红大紫的歌手,但是对于高杨来说,已经很好了。

 

晚会结束后的庆祝party高杨也去了,早些年的时候,高杨也会参加这类庆祝party,再后来高杨自己不愿意,也没人再邀请他去了,只是今年高杨实在是不好推脱掉,就还是出席了。

 

其实在颁奖礼的邀请名单上,黄子弘凡的名字就在高杨旁边,作为歌曲的制作人和演唱者一起出席。

 

但是公司那边沟通过后告诉高杨,黄子弘凡可能不会去颁奖典礼了,那天黄子弘凡有其他的行程冲突了,赶不过来。高杨用标准的笑容掩饰了自己内心的失落,他知道黄子弘凡很忙,他知道自己不该期许。

 

 

 

但令高杨没想到的是,黄子弘凡出席了庆祝party。

 

而黄子弘凡的出席,也将party的氛围带入了高潮,无数的人想要结识这位制作人,尤其是今年高杨翻红的神话出来后,更多人想要从黄子弘凡那里拿到一首歌,仿佛打上黄子弘凡标签的歌,就能为他们以后的歌手生涯保驾护航。

 

高杨远远的看着黄子弘凡被人包围,没有上前去打招呼。他们最后一次分别,互道了再见,却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未曾碰见过。

 

高杨忙着大大小小的活动,而黄子弘凡则宅在工作室里创作。

 

party的时间过半,高杨才端着两杯度数不高的鸡尾酒,走进黄子弘凡,递给了一杯给面前的人,然后小声的在黄子弘凡耳边说着,不好意思,没有拿到最佳歌曲,让你的招牌蒙灰了。

 

高杨知道黄子弘凡不大会喝酒,才拿的鸡尾酒在手里,但是递给黄子弘凡之前,高杨已经被人灌了好多杯酒,此刻的脸上有些红,看向黄子弘凡的眼神也有些朦胧。

 

黄子弘凡从进来,就瞧见了高杨,但是一直忍住没有主动去找高杨,他在等高杨过来,第一次,是他走进了高杨,这一次,他想站在这里等高杨,还好他等到了。

 

黄子弘凡一杯酒下肚,然后像是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了一束小花递给高杨说恭喜,在旁人看来,只当是黄子弘凡和高杨私交甚好,才会赶来祝贺一个小小的提名,殊不知,这花和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模一样。

 

花束中间,仍旧夹着东西,只是这次从一张不知何处撕下来的纸,换成了一张好看的卡片,高杨把卡片拿下来,打开看,上面是熟悉的字体和地址。

 

“我反悔了。”

 

黄子弘凡在高杨的耳边说着,他承认,一开始他是赌气,高杨说不必了那就不必了,不问缘由,各取所需,好聚好散。

 

但是他发现不行,从他第一次主动走进高杨开始,就注定不能把这件事当成是一场游戏,他想告诉高杨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喜欢的故事,一个这首歌曲背后的故事,他想告诉高杨,那首歌是想着高杨写出来的,即便只是一面,他已经在心里想好了所有和弦。

 

高杨把卡片放进了自己衬衫胸口的口袋里,隔着花束,给了黄子弘凡一个拥抱。

 

“我赌赢了。”

 

我赌赢了,这不是游戏,我可以对于所有淡泊于心,但唯独爱意不行。

 

他想,如果黄子弘凡只是看上他的皮囊,那他也愿意就这样待着黄子弘凡身边,但他想赌一把,他想赌一把他不曾相信的一见钟情,他也想赌一把歌里所唱的对未来的期许。

 

还好,黄子弘凡拒绝了他的提议,也还好,黄子弘凡再来找到了他。

 

这一次,他和黄先生,不说再见。

 

 

— — — — — — — — FIN.— — — — — — — —



 
2020-02-01
/  标签: 弘杨
   
评论(29)
热度(799)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江南江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