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桃了

【棋昱】保镖07

25、

 

高杨所说的好吃的,实际上是从他哥高易那里薅过来的一只羊腿。

 

龚子棋和蔡程昱到的时候,羊腿正好出锅,一半清炖,一半撒了孜然烧烤,香气扑鼻,高杨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黄子弘凡就在一边打下手。

 

“高杨,虽然你哥有点败家,但是你也不至于,穷到拿个羊腿宝贝的不行吧。”

 

龚子棋倚在吧台的位置,看着忙活的高杨,他能察觉到,高杨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否则自己的话一出,高杨绝对能那手里的菜刀威胁自己。

 

“你懂个什么,珍贵的不是羊腿,是我从高易那里取得的战利品。”

 

高杨从进了家里的公司开始,真的是忙了个昏天黑地,本来就是年末事情最多的时候,偏偏高易那小子还跑去内蒙古了,说是那边有一个新的地产,可以发展旅游业,他去考察一下,实际上就是借着这个机会逃避年末的各种事情。

 

高易一走,大大小小的事情就落在了高杨的身上,高杨一边熟悉公司的事情,一边给高易“擦屁股”,虽然之前高杨知道高易败家,但是这真的经手整理过来之后,高杨才知道,这高易那里是败家啊,这简直就是把整个家往外搬,这些年吃喝嫖赌全沾染上了,花费是一年比一年多,人也是一年比一年浑,怪不得老爷子宁愿答应不干涉高杨的私生活,也要让高杨回来接手公司。

 

高杨既然接手,自然也是要好好干的,毕竟高易再混蛋,也是他亲生哥哥,只要不干出什么违法的事情,高家都得养着,如果不努力,估计十个高家都不够高易花的。

 

好在高杨身边还有黄子弘凡陪着的,这对于高杨来说,减轻了不少压得负担,黄子弘凡办事也很牢靠,不到一周的时间,基本上就把高易之前的那堆烂摊子给整理了出来。

 

高易跑去内蒙古了,高杨也不拦着,他人一走,正好给了高杨一个清理门户的机会,之前高易帮了不少人的忙,收了一堆好处,也养了一批烂人,年末是一个好时机,高杨按着黄子弘凡整理出来的东西,挨个挨个的收拾。

 

虽然其中不乏有一些元老级的人物,但是老爷子那边也没有反对。高杨笑着给黄子弘凡说,自己还是被老爷子摆了一道,这他妈就是被弄回来给公司做年末大扫除的吧。

 

好在这“大扫除”还是很有成果的,高杨年前雷凌风行的行为,的确整顿了不少军心,一时间公司上下的效率集体变快了不少。当然高杨也深知管理层的那些事情,年终的时候,每个人到手的奖金都丰厚了几分,年前的假期还提前了两天放,所以高杨今天才有时间,宅在家里煲了一天的汤。

 

“高易从内蒙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拿着这羊腿,不过他也不需要了,老爷子找他谈话去了。”

 

高杨喝了一口锅里的羊肉汤,味道鲜美的刚好,撒上一把葱花就可以关火收工了。

 

“你是不是给老爷煽风点火了?”

 

龚子棋心想着,高杨趁着高易不在,整顿军心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没必要高易一下飞机,就被老爷子叫走了吧。

 

“你觉得呢?”

 

高杨把炖好的羊肉汤给端上了桌,黄子弘凡烤的羊腿也切好端了上来。方才黄子弘凡切肉的时候,家里的菜刀不怎么好用,一旁站着的蔡程昱,面无表情的从后腰摸出来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帮黄子弘凡切好了,按照羊腿的纹理,完成了一场完美的解剖,看的黄子弘凡都惊住了。

 

龚子棋看着高杨脸上得意的微笑,立刻明白了,高易让高杨在年前加了这么一个大班,不给高易使绊子,就不是高杨的风格了。

 

“我就是给老爷子发了高易这些年的账单详情,估计老爷子自己也没有认真的看过。”

 

当然,高杨还在老爷子面前“哭诉”了一下公司最近紧张的财政,和年末加奖金的事情,这和高易的账单放在一起,老爷子肯定会很生气,限制一下高易的支出,有利无害。

 

只要高易不败家,高杨觉得,自己撑起一个高家,不是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还有他家小阿黄不是。

 

26、

 

“提前祝你们俩新年快乐了。”

 

高杨从柜子里找了瓶好酒开了,给龚子棋和黄子弘凡倒了一杯。

 

蔡程昱不喝酒这件事情,高杨也知道,蔡程昱说酒精会影响他的判断,所以不能碰,高杨也不劝酒,喝酒这事儿,跟谈恋爱是一样的,讲究个你情我愿喝起来才开心。

 

“你们俩过年在老爷子那里过吗?”

 

龚子棋看着高杨和黄子弘凡,这些天高杨和黄子弘凡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毕竟高杨做这些事情找过龚子棋帮忙。

 

让龚子棋没有想到的是,高杨居然会很放心把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黄子弘凡去做,而且黄子弘凡也能做的很好,这的确是颠覆了龚子棋对于黄子弘凡的第一印象,原本害羞的大男孩,在商场上也是个杀伐果断的人。

 

龚子棋下意识的觉得,黄子弘凡不会是个简单的人。

 

“不会啊,阿黄说,他要回老家过年。”

 

高杨说着,然后看了黄子弘凡一眼,仿佛是在抱怨黄子弘凡的决定。

 

“没办法,我们老家那边传统,过年不回家的话不行。”

 

黄子弘凡抱歉的笑了笑,这几天他都一直陪着高杨,就是为了弥补不能陪高杨回家过年的事情,他也保证,虽然回了家,但是一定会跟高杨常联系。

 

“羊儿乖。”

 

黄子弘凡伸手摸了摸高杨柔软的头发,一脸宠溺的表情,偏偏高杨还摆出乖巧的姿态蹭了蹭黄子弘凡的手掌心,看的龚子棋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自己就不该问的。

 

龚子棋有顺口问了几句黄子弘凡老家的情况,他们是在京城的一个郊县,父母都是普通的生意人,家里就自己一个孩子,所以过年才必须回去。

 

面对龚子棋的问题,黄子弘凡都对答如流,看上去不是临时才编的答案,但是普通的生意人家庭,真的可以培养一个孩子吗?龚子棋心里还是打了一个问号。

 

不过这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事情,高杨不是个傻子,既然他愿意相信黄子弘凡,那他应该提前了解过这些东西。

 

“到时候我找龚子棋玩,你不用担心我无聊。”

 

高杨看着龚子棋说,龚子棋肯定是要回老宅的,两家住的近,再加上龚老爷子的团年宴,高杨肯定也会去,所以无聊肯定不会无聊的。

 

龚子棋心想着,黄子弘凡还是太天真了,高杨怎么看怎么也不会是个安安分分在家守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无聊,早些年高杨混迹夜场的时候,怎么不见人无聊了。

 

一顿饭吃下来,龚子棋肚子里一半是羊腿,一半是高杨和黄子弘凡撒的狗粮,他此刻无比的希望,自己能有蔡程昱那个本事,对面前的一切熟视无睹。

 

哦不,至少蔡程昱眼里是看得见那盘烤羊腿的,趁着黄子弘凡和高杨秀恩爱,以及龚子棋“犯恶心”的功夫,蔡程昱把盘烤羊腿解决了一半。龚子棋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怎么才能整点儿好的内蒙羊腿回来。

 

27、

 

酒足饭饱之后,龚子棋和蔡程昱才回了家,喝了酒,吃了肉的龚子棋身上暖洋洋的,正准备去洗个澡休息了,却被蔡程昱给叫住。

 

“我觉得黄子弘凡有问题。”

 

蔡程昱看着龚子棋的眼睛,龚子棋的眼神从松散变得警觉起来,原来不止他一个人看出来了。

 

“但是我又具体说不上是哪里有问题。”

 

蔡程昱看人向来很准,如果他都摸不准的,的确是很棘手。

 

“那你怎么看出来黄子弘凡有问题的。”

 

龚子棋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让自己身上的酒意散去几分,蔡程昱倚在门背上,低着头思考。

 

“你觉得黄子弘凡是个什么样的人?”

 

蔡程昱问龚子棋,他们和黄子弘凡的接触时间不算是长,但也不算短,足以对人产生一定的认知。

 

“害羞,聪明,自律,虽然是小地方的人,但是很有才华,在商场上也很果断,嗯,长得也不错。”

 

龚子棋思考着对黄子弘凡的印象,然后描述了一下每件事情中自己对于黄子弘凡的认知。

 

“你不觉得这些特质,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是很矛盾的吗?”

 

他们第一次见黄子弘凡的时候,是在机场,作为并不认识的人,黄子弘凡很害羞,但是不论是对于龚子棋和蔡程昱并没有什么尴尬感,再然后是搬到对门后的一些接触,黄子弘凡无疑是一个自律的人,蔡程昱很多次早上出门锻炼,都会碰见黄子弘凡。再然后是公司的事情,那不是一个学生能在学校里学到的手段,冷静,睿智,决策也很果断,像是,,,像是一个军人。

 

“高杨是一个优秀的人,照理说,黄子弘凡看他的眼神应该更多的是崇拜感,或者是仰视,但是这种在他眼睛里完全看不到。”

 

蔡程昱说着,龚子棋先前只注意了黄子弘凡的言行,却没有注意到他看高杨的眼神,毕竟他不想再吃更多的狗粮了。

 

“黄子弘凡的眼神很具有侵略性和占有意味,而且还带有一丝宠溺,像是一个胸有成竹的上位者,看着自己笼中的猎物,还有点像……”

 

蔡程昱说到这里看了龚子棋一眼,没再继续说下去。

 

“有点像什么?”

 

龚子棋听到蔡程昱的话说到一半没了下文,转头看着门背后站着蔡程昱,房间里的灯光很温柔,打在蔡程昱的身上,整个人也柔软了很多。

 

“没,没什么。反正我觉得还是小心点儿好。”

 

蔡程昱回避了龚子棋看向自己的眼神,没多说什么,只是提醒着龚子棋要小心一点,虽然黄子弘凡这种攻击性只体现在高杨的身上,但是高杨毕竟是龚子棋最好的朋友,还是不得不防备着一点。

 

龚子棋笑了笑,走近蔡程昱,学了学黄子弘凡揉高杨头的姿势,也揉了揉蔡程昱的一头碎发,蔡程昱没有反抗,只是把头瞥到了一边。

 

“你就是警觉性太高了,你觉得高杨不会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来了,而且他很享受这个游戏。”

 

高杨是龚子棋最好的朋友,蔡程昱自然也接触的很多,高杨这个人看是温温柔柔的,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平日里看着对什么都不关心,但是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势在必得。

 

他不是没有感受到黄子弘凡对自己的状态,他只是觉得,在这场游戏里,他一样可以稳稳的取得胜利。

 

“所以啊,事情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了就好。不过,如果黄子弘凡那小子敢伤害高杨,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龚子棋嘴角扬了扬,看着蔡程昱。蔡程昱向来是敏感的人,这是他作为保镖所具备的优秀素质,能够很快的感知到龚子棋身边的一切危险。

 

但有的时候,龚子棋宁愿蔡程昱不要那么的敏感,偶尔也能依赖一下自己多好,越敏感的人,心里堆积的事情便越多,背负的也越多。

 

蔡程昱点了点头,看着龚子棋进浴室的背影,才松了一口气。

 

方才龚子棋问他像什么的时候,他有一秒愣住了,反应过来,才转移了这个话题。

 

像什么?

 

像你看向我的眼神。

 

28、

 

大年二十九,龚子棋跟蔡程昱才回到了龚家老宅子。

 

倒不是龚子棋不想提前回家陪老爷子,只是年前事情忙完了聚会还一大堆,回家住天天往外跑,估计能每天被老爷子说一顿。

 

龚老爷子是个传统的人,在节日气氛日趋寡淡的今天,龚家还是能感受到过年的气氛,蔡程昱刚把车停在门口,管家就出来迎接了,穿的还是一套正儿八经的唐装。

 

“叔,今年的衣服好看。”

 

龚子棋边走,边和管家打招呼,管家很早就在龚家了,也算是看这个龚子棋长大的,自然很熟络。管家给他说,老爷在餐厅等着他回来一起吃饭。

 

偌大的饭桌上,就龚子棋和龚老爷子两个人,其他人都在旁边站着,蔡程昱也不例外,即便在外面,蔡程昱跟龚子棋是以朋友的模式相处,两个人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少爷和保镖的界限,但那仅仅是在外面。

 

“你一个人回来的?”

 

龚子棋吃着吃着,差点被他爸一句话给呛到了。

 

“那不然怎么着,给您带一儿子回来。”

 

插科打诨是龚子棋在面对老爷子这些提问的时候,一贯作风,反正龚老爷子不会五花大绑的把他绑上花轿。

 

“我那时要抱孙子吗?我是想你有个家,好好管管你。”

 

“是是是。”

 

龚子棋冲着他爸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这些话,他爸都给他说了无数遍了,龚子棋这么多年,一不谈恋爱,二不鬼混,清心寡欲的跟快出家似的,还老在外面,身边也总没个人照顾着,老爷子嘴上不多说,心里还是急。

 

龚子棋闷着头吃饭不说话,等老爷子心情平复一点,低头的时候,他偷偷的瞄到了站在对面的蔡程昱,心里想到什么。

 

“爸,好像我也跟高杨一样,喜欢男生。”

 

龚子棋一句话说话,感觉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明明有好些人在,却都屏住了呼吸。

 

这好像是龚子棋第一次在家里提起过这个事情,原本他以为,他也会像高杨一样,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回来,轰轰烈烈的给他爸宣布,然后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的。

 

但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平静的讲出来,仿佛只是在说,今晚上的粥熬得真好喝。

 

“男的你也得给我带一个回来。”

 

龚老爷子平静的说着,龚子棋的眼眶却有些湿润了。

 

按理说,龚家最希望龚子棋完成传宗接代这个任务的,应该就是他爸才对,毕竟他是龚家的独苗,他也一直以为,他爸说,他不是想抱孙子,只是想让自己有个家,是为了催促龚子棋找女朋友才这样说的。

 

“那必须的。”

 

龚子棋笑了笑,给龚老爷子的碟子里夹了点儿菜,虽然他还不敢告诉他爸,你儿媳妇其实已经给你领回来了,就在这餐厅里站着的呢,要不让人坐下一块儿吃?但是他可以去给高杨炫耀,自己出柜出的有多么的容易。

 

“对了,你明天去看看你妈妈,年三十了。”

 

龚老爷子提醒着龚子棋,怕龚子棋这段时间忙完了。

 

龚子棋原本嘴角的笑意也收起了,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忘呢?哪怕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十七年了,龚子棋也不会忘记。闭上眼,龚子棋忘不了那天的大雨,也忘不了满身是血,还不紧紧护住自己的母亲。

 

等到龚子棋苏醒过来,迎接自己的,是母亲永远离开的噩耗。

 

 


 
2020-02-03
/  标签: 棋昱弘杨
   
评论(33)
热度(507)
求人不如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