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桃了

【多CP】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媳妇

第十二章:寒假前后


 1、

  

  上大学之前,总是盼望着放假,盼完周末盼小长假,盼完小长假盼寒暑假。其实上大学了之后也盼,只不过平时周末根本没有时间回家,甚至于远一点的,像是高杨那种,小长假也不能回家,所以,寒暑假成了最大的盼头。

  

  不过,在寒暑假来临之前,还有一个重大警报等着——期末考试。

  

  期末考试的“魅力”有多大呢?大概就是能把龚子棋和黄子弘凡这种上课从来不听讲的人,都牢牢的钉在自习室里。不过两个人还是有一点区别的,黄子弘凡是自愿来自习室(陪高杨),而龚子棋不过是随大流罢了,毕竟他不好好学习,还能回去继承家产。

  

  但是龚子棋和黄子弘凡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即便是突击一周,还是很能勾到老师给的考试范围,于是乎,寝室长仝卓给他俩指了一条明路,要么作弊,要么,坐以待毙。

  

  寝室里成绩最好的是高杨,黄子弘凡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抱上高杨的大腿,希望高杨能在考试的时候助自己一臂之力,但是这个方法被路过的蔡程昱给否决了,因为根据张超的线报,考试很有可能是按照学号做,也就意味着黄子弘凡和高杨之间,隔了几十个人,怎么抄?

  

  后来他们学会了找重点,突击复习理工类的科目,剩下的什么英语啊,系统管理概论啊之类的,就自力更生,携带资料。那段时间,学校打印店的生意特别好,隔壁寝室甚至自己添置了一台打印机,就是为了方便的缩印任何资料。

  

  第一次期末考试过后,黄子弘凡蜜汁自信的产生了一种大学四年,我都可以愉快度过的想法,不就是考试嘛,很简单的。

  

  但当他拿到第二学期课表的时候,脑子里瞬间就炸了,

  

  艹,为什么全是上机课,考试也是机考!!!

  

  同学,你忘了你学的计算机了吗......

  

  2、

  

  黄子弘凡和高杨属于寝室内部公开状态,关上寝室门,他们能亮瞎所有单身狗的眼,打开寝室门,大家就是社会主义好兄弟。

  

  蔡程昱说,黄子弘凡和高杨本没有什么缘分,全靠黄子弘凡死皮赖脸的黏着,高杨不过是看不下去,乐于助人罢了。

  

  黄子弘凡对此表示一点都不在意,蔡程昱就是酸,非常酸,无比酸,蔡程昱要是有个这么软软的对象,肯定比他还粘。

  

  蔡程昱瞟了一眼龚子棋,心想,软倒是不软,就是不知道够不够硬。

  

  成都的冬天,气温不会下降到零度以下,但是仍然有一百多种方法冷到你肝儿颤。尤其是在宿舍的时候,他们这栋宿舍楼还是老的,没有安装空调,所以晚上只能把门窗关严实了,靠自己的一身正气度过。

  

  本地人黄子弘凡就连物资弹药都要比其他人充足许多,周末回家的时候,黄妈妈给黄子弘凡拿过来的,说最近要降温,多盖一床免得感冒了。

  

  黄子弘凡本来不想拿的,那么大一床,在地铁里都不好拿,况且自己也不需要。

  

  不够他最后还是抱走了,因为他想到了高杨,有一种冷是你妈妈觉得你冷,还有一种冷,是你男朋友觉得你冷。

  

  黄子弘凡把被子铺在高杨的床下,高杨倚在床边,问黄子弘凡,我用了那你怎么办?

  

  黄子弘凡也不知道自己当时脑子怎么了,看了看高杨,又看看床,冒出来一句,

  

  那要不然我们一起睡?

  

  后来在寝室其他人的联合镇压下,黄子弘凡打消了这个念头,即便他发誓,他真的只是想一起睡,取取暖而已。

  

  3、

  

  寝室的人,都把回家的车票定在了考试结束的第二天,高杨也不例外,他抢票的时候,还没有跟黄子弘凡在一起,自然也没有什么留下来多玩两天的想法。等到在一起,想起这事儿了,高杨看了看春运紧张的火车票,又看了看黄子弘凡,算了,改签不值得。

  

  最令人震惊的是,龚子棋没有选择飞回去,而是买了成都东到杭州的动车票,然后从杭州转车回台州,知道这个行动路线的其他人纷纷追问龚子棋,是不是龚总家里破产了,怎么飞机票都买不起了???

  

  这事儿,说来还是怪蔡程昱,蔡程昱放假要先去杭州找朋友玩,就跑过去问同样是浙江人的龚子棋要不要一起走,龚子棋给蔡程昱在地图上指了指杭州和台州的距离,以及自己订好了的飞机票,表示他们俩做不了同路人。

  

  蔡程昱怏怏不乐的走了,从那天起,龚子棋的微信里就经常收到蔡程昱转发的公众号文章,什么女大学生放假回家途中遇害啊,或者独自一人出远门,在路上丢掉所有财产之类的。

  

  龚子棋被磨了一周之后,放弃了自己的飞机票,买了一张和蔡程昱一起到杭州的高铁。

  

  可成都到杭州的高铁都要十几个小时,蔡程昱为了不让自己在车上无聊,打算前一天晚上熬个夜,这样第二天就能睡个昏天黑地。

  

  龚子棋心想,合着骗自己买高铁票的时候,说的长途火车那么有趣,一路上能有好多见闻都是骗人的......

  

  但在高铁上,龚子棋还是没有“拒绝”,因为熬夜而昏昏沉沉倒在自己身上睡着的蔡程昱,并且独自承受了隔壁两个女生投来的不可描述的目光。

  

  4、

  

  本来大家都以为,代玮会一个人回家,但是当张超从隔壁探头出来,问代玮什么时候出发时,众人才一脸八卦的看着代玮。

  

  代玮和张超虽然是同一个省,但是一个济南一个潍坊,也不会约到一块儿去啊。

  

  代玮说,他买的车要经过济南,买了票之后聊起,才发现张超也买了这趟车,所以才一起约了回去。

  

  代玮自然是不会骗人的,但是张超可就不一定了,尤其是高杨去12306上看了一圈之后更加觉得奇怪了,成都到济南有高铁,为什么张超要买几十个小时的快车回去?

  

  走的前一天晚上,张超约代玮去逛超市,说是要储备一点在车上吃的东西,免得在车上几十个小时被饿死了。回来的时候,两个人一人提了一大袋子吃的,一路上有说有笑的,都没注意到身后还跟着一个仝卓。

  

  代玮进了寝室门,正准备关门,就看见仝卓站在门口,一脸笑意的看过来。

  

  代代,有情况啊?该不会是班级绯闻成真了吧。

  

  仝卓的样子让代玮有些慌张,连忙否认说不是的,他跟张超就是朋友而已,并且把今天和张超逛超市的细节谈话都给仝卓讲了一遍。

  

  路过的蔡程昱盯着两个人看了一眼,说你们俩现在,特像质问丈夫出轨时的大戏。仝卓一听,立马开玩笑的抓住代玮的隔壁,尖声尖气的学着电视里的声音,跟代玮开玩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代玮这才发现,自己为什么要给仝卓解释这么多呢?

  

  5、

  

  回家之后,寝室那个微信群反而热闹了起来,毕竟比起那么小却塞了六个人的寝室,家里还是有点冷清了,于是乎,稍不注意,微信群消息就变成了99+,虽然里面可能有90条都是黄子弘凡刷的。

  

  闲聊鬼扯之余,大家也会表达一下对彼此的思念之情。

  

  比如龚子棋在吃烤全羊的时候,拍了张照片发在群里,并艾特了高杨,然后被黄子弘凡追着骂。

  

  再比如,黄子弘凡每天早晚在群里问高杨今天干了什么,以至于一周过后,黄子弘凡的群备注,被仝卓给改成了放羊娃。

  

  再再比如,蔡程昱半夜三点问有没有人吃鸡,结果被龚子棋轰炸了一个寒假的熬夜养生文章,比表示自己的“关心”之情。

  

  过年那天,群里久违的正常了起来,充斥着恭喜发财,新年快乐等一系列祝福的词汇,以及让龚子棋发红包的诚挚愿望。

  

  结果这个愿望,被龚子棋给拒绝了,他说他们这里的规矩,是只给晚辈发红包,所以你们一个都别想要。

  

  然后黄子弘凡就顺嘴问了一句,有钱人一般红包都包多大?龚子棋说了一个数字之后,群里沉寂了三秒钟。

  

  那天晚上,寝室的微信群因为争相喊“爸爸”的行为过于激烈,差点被改成了龚子棋和他的五个乖儿子......

  

  6、

  

  “其实,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你看咱们大一寒假的时候,还在说,一个月怎么那么长啊,好想回学校,结果,转眼四年就过去了。”

  

  蔡程昱笑着说,

  

  “你们不会真以为我不回来了吧,我可放不下火锅和小龙虾!”

  

  黄子弘凡跟蔡程昱挨的近,率先朝蔡程昱肩膀打了一拳,说,你吓死我们来,还以后见你得先办签证了。

  

  桌上的气氛被逗笑了,这才缓和下来。

  

  蔡程昱的手机屏幕又暗了下去,龚子棋坐在对面,没有再说什么。

  

  “你小子就是一头热,想到什么干什么,还记得你大一寒假回来,居然跑去篮球队当经理,我们学校第一位男经理人,牛逼了。”

  

  仝卓打趣蔡程昱,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蔡程昱是寒假回去受什么刺激了,难不成是换了一个蔡程昱过来,怎么突然想起进篮球队了。

  

  “还有还有,你在学校健身房办的那个年卡,一年去了几次你自己说,居然还交了三年的会费,说,你是不是隐藏富豪??”

  

  一群人顺着仝卓的话“数落”蔡程昱,蔡程昱笑着挠挠头,说,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

  

  以后,关于龚子棋的事情,他再也不会头脑发热的冲动了。


 
2020-02-08
/  标签: 弘杨棋昱
   
评论(31)
热度(37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江南江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