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桃了

【多CP】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媳妇

第十三章:情人节的“噩梦”


  1、

  

  只要时间掐的好,开学情人节一起搞。

  

  一个学期过去了,在外人看来,整个系颜值最高的寝室,却个个待字闺中,实在是很奇怪,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寝室里已经有两个人暗度陈仓了。

  

  没有暗度陈仓的人,想着是不是可以趁着情人节的氛围做点什么,以免辜负了这么好的时机,错过了脱单的道路。

  

  暗度陈仓了的也,也有自己的烦恼。

  

  老实说,黄子弘凡长得不赖,人也好,除了成绩一般般,喜欢打游戏之外,也算是这一届最佳男友排行榜的种子选手了,但是他仍然总是担心自己会被撬墙角,毕竟高杨是一个光靠女生送零食,就能养活一个寝室的存在。

  

  所以黄子弘凡总是会“不经意”的在高杨面前刷刷存在感,展示一下自己的重要性。

  

  比如,上自习的时候跟着,帮高杨拎包倒热水,再比如在宿舍的时候,帮高杨打扫卫生之类的,虽然小少爷黄子弘凡每次打扫完,高杨自己还要打扫一次,但是黄子弘凡乐此不疲。

  

  一次,代玮和蔡程昱跟黄子弘凡开玩笑,说,咱俩也算是高杨的兄弟了,你也应该讨好一下你的小叔子们吧。

  

  黄子弘凡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说,你们俩改口叫小舅子我就帮你。

  

  行,成都男人的尊严,他们懂。

  

  2、

  

  蔡程昱一直有个疑惑,龚子棋的暗恋对象到底是谁?这也是宿舍里的一个未解之谜。

  

  明明龚子棋看上去就是个分分钟会脱单的人,但事实上他是寝室里最不着急的一个,能跟仝卓出去喝酒,跟李向哲去打球,陪蔡程昱逛街,也能追着黄子弘凡满操场打人,还能在众兄弟囊中羞涩的时候充当一下金主爸爸。

  

  这样一个跟谁关系都好的人,却委婉的拒绝了所有人明示暗示的求爱信息,私生活干净的跟白纸一样,要么是龚子棋不举,要么就是心里有人了。

  

  蔡程昱在偶然撞见刚洗完澡,围着浴巾的龚子棋之后,划掉了前一个选项。

  

  肚脐毛那么深,怎么可能不举。

  

  情人节是个打探消息的好机会,蔡程昱默默的在日历上标注好这个开学后没几天的日子,他告诉自己,如果这一天龚子棋都没有行动的话,那就证明,心里的人肯定是龚子棋想出来骗人的。

  

  至于龚子棋为什么要骗人,蔡程昱想不出来,也懒得去想。

  

  直到情人节前一天,龚子棋都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蔡程昱乐呵呵的从学校东门打包了一份油爆虾回来,准备吃完这顿就开始自己的大业。

  

  进宿舍门的瞬间,蔡程昱看见龚子棋手里拿着一张宣传单,正在打电话。

  

  那宣传单每个进校门的学生都会被发一张,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花店,情人节前宣传做的很足,买十朵玫瑰送一朵,划算。

  

  龚子棋要了999朵,店家说,只要他900朵的钱。

  

  3、

  

  代玮和张超的感情,在一个寒假中得到了质的飞越。

  

  起因是代玮在朋友圈埋怨了一句,想打游戏都找不到人带,然后张超就私聊他,问要不要带他上分,他贼溜。

  

  虽然一个寒假过去,代玮的段位没有提高,但是张超的段位降了啊,不是,是他们俩的友谊提高了。

  

  开学的时候,两个人还是一块儿过来的,在车站回学校的公交车上,意外碰见了正在等车的高杨和黄子弘凡。

  

  代玮一蹦一跳的去跟自己小室友打招呼,一定是缘分让他们在此相遇。

  

  但是高杨的注意力放在了跟在代玮后面的张超身上,寒假打游戏的时候,偶尔代玮会叫上高杨和黄子一起,不然凭借代玮一个人的实力,倒是不至于把张超拉下来。

  

  高杨的直觉告诉他,张超的目的可不单纯,也就只有代玮小傻子似的看不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还告诉他,张超怎么就看着不像是个好人呢???代玮就像是一步步进入张超陷阱的猎物,他实在是怕自己的小室友被人卖了还要帮别人数钱。

  

  但其实,代玮没有那么缺心眼。

  

  他们寝室玩游戏玩的最好的人,是仝卓。他坐的这班车到成都的时间,和一辆从山西开过来的车到成都的时间差不多。

  

  只是谁都没有明说,他也没法拒绝。

  

  4、

  

  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寝室里开了个卧谈会。

  

  主讲人是室长仝卓,记录员是看热闹的蔡程昱,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情人节当天应该全寝室一起聚餐,还是应该放任小情侣自由生长。

  

  最先发话的黄子弘凡,笑话,他和高杨的第一个情人节,肯定是要一起过的啊!吃吃饭,逛逛街,看看电影,拉个小手,岂不美哉。

  

  然后这个想法被仝卓驳回了,理由是,寝室聚餐他们也是一起过的,吃饭逛街看电影都可以,你们俩当我们不存在就行了。

  

  黄子弘凡差点抹黑跳到仝卓的床上去打人,单身狗的嫉妒心太可怕了。

  

  第二个说话的,是龚子棋,他说他明天有事儿要出去,就不参加了。

  

  一时间寝室安静了下来,毕竟龚子棋的对象可是未解之谜,这是明天有行动的节奏啊,即便是仝卓也不敢随便拦“黑道大佬”,大手一挥便放了行。

  

  龚子棋话一说完,蔡程昱也跟着开了口说自己明天有事儿。

  

  仝卓这就愣住了,蔡程昱又是什么情况?难道也突然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对象???

  

  可是刚刚才给龚子棋开了绿灯,不放蔡程昱也说不过去。

  

  那你们俩过你们的情人节去吧,剩下我们四个聚餐,我们……

  

  仝卓话还没说完,代玮开口了,说他明天也有约了。

  

  理由是,他和张超明天要去找辅导员,说是有事情要做,不知道晚上忙不忙的完。

  

  高杨眼皮抖了一下,这话怎么挺着不靠谱呢???

  

  寝室聚餐瞬间少了一半,黄子弘凡乐呵呵的问仝卓,明天要不要一起出去,他和高杨不介意带个人一起的。

  

  仝卓气呼呼的拢了拢自己被子,

  

  睡觉!我又不秃顶,当什么电灯泡。

  

  5、

  

  情人节当天,代玮出门的时候,高杨让他等一等,他一块儿下去。

  

  代玮有些惊讶,情人节都要去上自习,高杨是什么魔鬼吗???

  

  高杨指了指正在睡觉的黄子弘凡,小声的说,反正阿黄也要睡一天,晚上回来一样的。

  

  实际上,高杨是故意的跟黄子说自己白天要去找贾凡,晚上才能出去玩。毕竟他很好奇,张超到底要干嘛?

  

  下了楼,看见张超已经在等着了,而且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了一辆车,正倚在车门边,手里还拿了一束小花,骚包的样子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想着是哪个小孔雀又开屏了。

  

  代代,给,门口花店特价,好看不?

  

  这包装,着新鲜度,这日子,高杨心想,张超说谎都不带脸红心跳的嘛。

  

  咳咳,那劳烦班长帮我也买一束特价话吧。

  

  高杨咳嗽了两声,盯着张超看,两个185的人眼神交汇的一瞬间,明白了一些事情,撞见“同类”了,一个孔雀,一只羔羊,实际上,都是千年的小狐狸。

  

  高同学还不去上自习呢?

  

  我也有事儿找辅导员,不知道班长能不能捎带一程啊?

  

  行,但是我这车上了,可不好下来了。

  

  6、

  

  张超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坐在后排的代玮和高杨,突然想到寒假的时候,小侄女儿给自己看的女友粉和妈粉battle的视频,人生处处是惊喜。

  

  不行,张超想,不能让高杨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儿,必须找个人缠住高杨。

  

  黄子弘凡是个好选择,但是高杨能一个人出来,证明黄子弘凡此刻肯定在寝室里睡觉,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突然,他瞥到了校门口的一个身影。

  

  蔡程昱,干嘛呢?

  

  张超把车停在路边,跑过去揽住前面人的脖子往回带。

  

  蔡程昱被吓了一跳,他原本是想早点在花店附近等着,这样龚子棋来取花的时候就能偷偷跟着,但是龚子棋还没等到,半路杀出来了一个张超。

  

  没,没干嘛。

  

  他又不能说,自己在这蹲龚子棋。但是没干嘛岂不就是随了张超的意嘛,于是乎,拉着蔡程昱就往车上走,连人带包的给塞进了副驾驶。

  

  没干嘛,那就跟我走吧。

  

  蔡程昱被塞上车的时候,脑子都是懵的,看到后排还坐着高杨和代玮,更懵了,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搭配啊。

  

  我,我们去哪儿啊?

  

  张超指了指手机,

  

  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距离目的地都江堰景区还有65公里……

  

  7、

  

  仝卓醒了,今天寝室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他准备翻个身继续睡。

  

  龚子棋醒了,收拾了一下自己,出门准备去花店取花。

  

  黄子弘凡醒了,男朋友跟人跑了……

  

  但这真不是高杨故意的,他怎么知道张超借车就是为了带代玮出去玩儿啊!!!但是上了张超的车,怎么可能轻易被放下来,张超说,你自己要让我载你一程的,别反悔。

  

  高杨那个悔恨啊,黄子弘凡打电话来的时候,车子都上了高速了,他也不能跳车往回走了吧。黄子弘凡刚睡醒,迷迷糊糊的问高杨在哪儿,他去找他。

  

  高杨咬牙切齿的看着张超,说我在去都江堰的路上。

  

  都江堰???

  

  黄子弘凡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们昨天把约会地点定在都江堰了吗?他失忆了吗???

  

  黄子,你情人节,跟仝卓过吧。

  

  蔡程昱冲着听筒喊了一句,不能他一个人倒霉,必须有人陪着。

  

  别听他瞎说,乖乖等我回来。

  

  高杨挂了电话,瞪了一眼张超,张超的心情一下变的美妙起来,谁叫高杨搬起石头想砸自己的,砸脚上了吧。

  

  被挂电话的黄子弘凡从床上跳起来,匆匆收拾了一下,给仝卓留了句我去都江堰了,就往外面跑。仝卓也睡得迷糊,嗯嗯了两声翻过去准备又睡。

  

  嗯?都江堰?

  

  8、

  

  所有人计划好的情人节,突然之间,好像都成“噩梦”,除了仝卓,因为他的梦早就碎在了几个月之前,又或者更早之前。

  

  蔡程昱没有等到龚子棋,也没能知道龚子棋的暗恋对象是谁,不过,远在都江堰的蔡程昱不知道,那天晚上,仝卓睡醒了,被龚子棋塞了一大捧玫瑰花让他泡脚。

  

  黄子弘凡还是没能到都江堰,从学校赶到高铁站已经不及了,高杨让他等着自己回来,给他补过情人节。

  

  张超原本计划的带代玮出去玩,然后顺便摸一摸代代的心意,看能不能把情人节变成纪念日,结果全被高杨和蔡程昱两个“小恶魔”给打乱了,当了车夫不说,还当了ATM。

  

  代玮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了贾凡和李向哲约会的照片,他跟在仝卓后面点了赞,评论了一句,学长不愧是学长。

  

  成都的二月,还没有和煦的春风,倒是有倒春寒的凉意,意外打卡了周边的第一个景点之后,代玮也发了一张朋友圈自拍,背景里是“打架”的张超蔡程昱和看戏的高杨。

  

  没有情人,还有快乐嘛。

  

  


 
2020-02-13
/  标签: 弘杨棋昱
   
评论(46)
热度(427)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江南江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